愛情亡命徒:獻給所有對愛絕望的人

愛情亡命徒:獻給所有對愛絕望的人





1
傍晚時分,天下了雨。我站在公車站,等車時,不小心摔在地上。
周圍人看著我的狼狽,卻沒有人安慰。其實我不需要別人同情我,那刻我更希望有人嘻嘻哈哈的取笑我。
我在等去火車站的869路。子琪離開后,我做了個重要的決定。離開這座小城。當年選擇去小城,是因為子琪可以跟著我在那里安定下來。而如今,這座城跟我已毫無血緣。
像冰冷的地窖,我將自己藏在最為陰冷的地方。用僅存的體溫舔舐流膿的傷口。不知道還可以支撐多久,但我想我必須停下來。
四月末,子琪提出跟我一起回老家。然后結婚。我說好。

2
五月初,跟子琪道別。一個人賣了去重慶的火車。
每個人的選擇都有不同的原因。七年,我在用七年守護愛情。可結果呢?這個戲劇性的變化確實有點莫名其妙。
想來,這座小城有我最喜歡山水。我本該在這里一直待下去。可現如今,最后來的那個人卻將我擊敗。我離開時,竟然有些無地自容。
我連行李都沒有時間收拾。因為我根本不想再多呆一秒。我站在曾經住過的破舊低矮的小樓前,有種喪家犬的落魄。在愛情被顛覆之后,我只有落荒而逃。這個世界,值得用最美好的年華祭奠的也只有這慘無人道的“我不愛你了,對不起”。

3
在車站里給子琪打電話。記得我們一起回北方老家的情形嗎?天下著雪,你衣著單薄。涼的風吹過來,你的發絲在我耳邊纏繞。你說子辰,我們靠在一起會感覺溫暖些。我解開風衣的扣子,將你的臉埋在風衣里。我聽見你顫抖的血脈。
我覺得我好幸福。你一直都這樣說,不是么?
可那時的我卻告訴自己,要為你鎮守城池。要塑造樂觀自信的品格。要堅定不移的否決荒謬的愛情物質論。要不遺余力的用愛去創造幸福。
美好的時節,這段感情該有一個嶄新的盛放,可結局呢?
我站在人潮涌動的街頭告訴子琪:我不愛你了。不愛了。我們分手吧。

4
看著車窗外燈火通明的街道,心里像燃燒的枯草。燃盡之后,是股股濃煙,縈繞在心頭。我和陳子琪之間,注定是悲劇色彩。那個叫我哥的女子,在此刻已經成為一種血管的融合,不會產生新的爆裂,也不會跟著我自由的液體一起流動。我聽著車窗外狂躁的音樂,夜晚的霓虹開始點燃這個城市獨有的凄涼。
子琪,再見。我們真的不能在一起。以前說過的話,就當是玩笑。那時的我們都不懂愛,以為在一起不分開就是愛,可是現實抹殺了太多虛幻,讓我們都逐漸在物質里蕩滌掉純潔。像開始不斷變化的植物的形狀,它開始茂盛的生長,改變了原來的模樣,只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
愛不是那么刻骨銘心。相信時間是個好東西,會慢慢地將所有都隱匿。忘了我,忘了我吧,子琪。我的好都是偽裝,我沒有那么多值得你去欣賞的優點。在我的世界里,自私自利占據了理智,我給不了你要的幸福。永遠不會。

5
日子陷入萬劫不復的無聊境地。每天下午在快餐店吃晚飯時,就會想起陳子琪。看著窗外的燈火慢慢湮滅城市孤獨的背影,心里有點滴落寞。我和她之間,仿佛一場未有過場的偶遇。如兩條平行線,在萬分之一的概率中被意想不到的不明物體撞擊,改變了飛行的曲線。然后交匯。瞬間又恢復了各自行走的方向。
天氣總是不好。我從餐廳出來時,天又開始落雨。給曾洛姌打電話。洛姌,我在你住的小區等你。我剛吃了飯,你能出來見我一面嗎?電話那頭的曾洛姌“嗯”了聲。
我拖著并不沉重的行李包,像個守望麥田的農民抓著手提包系帶,站在曾洛姌所在的小區門口呆頭呆腦的張望。
這是個花園式的小區。蔥綠的樹木將城市聒噪的雜音隔離在外。門口出入的大多是有身份的上層人士。我雖不知如何判斷他們的身價,但根據平時曾洛姌跟我談及時語氣里的那種驕傲,大抵就可以知道,這絕非是普通城市白領就可以入住的地方。

6
顧子辰。我抬頭看眼前的這個女子。她還如當年那般笑容恬淡,音色溫柔。像她站在舞臺上,對著全校師生開始唱《對不起,我愛你》時帶有的鎮靜平和。
洛姌。你好。我伸出手。曾洛姌并沒有回應,只是那么安靜的看著我。我的神經末梢有細細的脈搏跳動。子辰,我在等你。一直都在。洛姌,我不知如何跟你說。你的等讓我為難。可是我又不能欺騙自己的感情。洛姌,我感謝你教會我什么是愛。
曾洛姌擁抱我。我的手張開在空中,卻久久不能環抱她的腰軀。我想起陳子琪。仿若此刻她就站在距離我不遠的街角默默注視著我。她說,顧子辰,我恨你,恨你一輩子。我永遠不會原諒你,不僅如此,我還要詛咒你。顧子辰,你是個不折不扣的騙子。
忽然間,我淚流滿面。曾洛姌和陳子琪難道都只是棋子?我害怕這個荒誕的想法,我堅信這絕不是利用,我一定愛著她們中的一個。

7
曾洛姌一個人住著裝修豪華的二室二廳。粉色墻壁,紅木地板。客廳正中央是那年畢業時她穿學位服的一張放大照片。她的臉上總是那么淡的微笑。嘴角上揚,像好看的眉毛。在她的身后,是模糊不清的學校大門。
她幫我倒了杯水。我坐在沙發上,環顧四周。這個本能的動作,使我忽然想起我留在陳子琪房間里的那本日記。我以前總是將那本日記放在子琪和我的大幅照片旁邊的書柜上。我記得我走的時候是帶走了的,可是又覺得一路上一直沒看到過。我翻開提包。里面除了幾本村上春樹的書之外,別無書籍。
將衣物倒出來,仔細翻看,什么也沒有找到。我確信我的那本日記遺落在原來的房間。陳子琪一定會看到她。這本日記記錄我的出生背景以及我和家庭成員間錯綜復雜的情感糾葛。甚至包含了我對陳子琪的刻骨銘心的愛。如果子琪看到她,一定會來找我。那么我起初的所有設想都將瞬間化為泡影。

8
曾洛姌問我找什么。我說當年大學畢業時你留給我的那個鑰匙扣我記得裝起來了,可是卻不見了。洛姌笑著說,改天再去買一對。曾洛姌是富家子弟,從小在優越的環境中長大。對有價值的物品并不刻意在乎,她其實內心很空落。
洛姌打開衣柜,拿出睡裙。她說我去洗澡,你看會電視。我在房間里將電視聲音調大,然后繼續翻找那本日記。但毫無結果。我想這或許就是命運的安排吧。我站在陽臺,看見外面陰沉的天空下,手挽手從樓下走過的情侶。忽然間陳子琪挽著我的手從三峽廣場前的電影院走過的畫面在眼前恍惚。
我伸出手說,子琪,等我好嗎?我的手心里有滴落的雨水。冰涼冰涼。握著陽臺欄桿的手有些短暫的痙攣。我掐著皮膚說,忘了吧,忘了吧。我分明感知錯誤的骨骼斷裂處冒出一陣風。像浸透水分的海綿。稍微一用力,便是大把大把的水珠。我想我又落淚了。如此脆弱單薄的男人,是不應該強迫自己選擇物質所產生的瞬間美麗。

9
我告訴曾洛姌,我要盡快工作。來之前,洛姌幫我聯系好了工作,是她父親以前戰友的公司。我主要負責文案策劃。工作是我以前的本行,入門應該很快。只是總有種寄人籬下的感覺。習慣了多年來一個人闖蕩,忽然陷入金玉滿堂的虛幻場景中,有些惶惶然的感覺。
第一天上班,洛姌開車送我到公司樓下。子辰,我相信你的能力,我老爸之前已經跟公司董事長溝通過,你很快會干出一番大事業。我笑著說,謝謝你,洛姌。其實那刻我真的想跟她說,我要得并不是這些。但又覺得無法啟口。我不要這些,到底要什么?要真愛,還是要純粹的愛情?如果要這些,陳子琪都可以給我。
當電梯向上爬升時,我有些窒息。腦袋昏暈,仿若撞入月球,缺氧使身體有些漂浮。以前在小城上班時,子琪總是跟我一起去車站擠公交。兩個人手握面包和牛奶,笑的不亦樂乎。想起那些窮開心的日子,心就開始抽痛。

10
公司里迎來送往的人日漸增加。進入公司的第二天晚上,洛姌和公司的分管副總還有幾個部門主管一起為我接風。宴桌上,我有些木訥。心不在焉,洛姌很是不快。因為我不斷的想起子琪,我在大學過的第一個生日就是和子琪一起。她請了宿舍里的同學,我們在烈士墓一家破舊的火鍋店。不是包廂,沒有音樂,到處是雜陳的氣溫和聒噪的喧鬧,但卻覺得是那么溫馨快樂。而此刻,我有如坐針氈的壓抑。幾次起身,卻找不到可以退出的理由。況且這是我選擇的路徑,那么必須承受一切的后果。
洛姌在回去的路上跟我說,子辰,我并不介意你還念著子琪。我會給你時間,但你必須尊重我的人格。我張了張口,你的人格因為我而受損或貶低了嗎,但終究沒有吐出那些個字。我將自己出賣,變成一具行尸走肉,怎會介意幾句言辭。我說洛姌,我們會幸福的。說出這句話,我將車里的音樂調大。我又聽見了那首“對不起,我愛你”。我覺得上天總是在某個場景中忽略主配角間的關系。讓配角占據居高臨下的主導地位,卻讓主角毫無發言權。
于是,那一刻,我決定放棄這個荒誕的決定。

11
離開曾洛姌后,我一直處于某種深深的自責之中。隨著時日延伸,這種自責變成對子琪的深切回念。我試著聯系她,但一直都無消息。她似乎已經變成了我生命中一顆潛入心臟的釘子。深深的扎根,且不斷的與肉體比拼。春夏交替之際,我會用省吃儉用下來的錢外出行走。直到有一天,得知她要結婚的消息。我才知道我不可能用行走去安慰自己。
我在三江守候了很長時間,每次都遠遠的看著子琪。我終究沒有勇氣去證明我可以給予她所需的一切。包括情感的真正歸宿。我以為我就要這樣死去。悄無聲息。我祈求他,像一只即將死去的狗,奄奄一息的注視著主人。可她那么執著,那么無情。我只是看著她挽著男人的胳膊步伐堅定的離去。
那個夜晚,與戴明澗在酒吧里喝了大半夜的酒。每個人出現的場合和時機注定是要讓故事出現波折。我已經記不起來我對這個女子到底做出過什么舉動,只是在我清醒之后,我發現她已經悄然離開了三江。她去了哪里,我并不知道。溫凌打電話給我說,我和明澗都希望你和子琪和好。

12
我去了趟哈爾濱。有女子半夜敲門。我邀她進來。她語言明快地向我介紹各種服務以及報價。我說我只想和你聊聊天。她點頭。我們聊了許久。她離開時帶著淚水。我給了她500塊錢,送她到酒店門口時,她退給我300塊。她離開之后,我躺在床上思索了一整夜。當我開始急著回重慶時,我知道我會成為一個愛情的亡命徒。
只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當我決定再次前往三江時,卻接到溫凌的電話,10月3日子琪結婚。聽到消息那一刻,我笑了。然后哼著歌去了數碼城。最后又去了珠寶店。我為子琪尋找最合適的禮物。可終究還是空手而歸。不知這樣空白的祝福是否需要承擔未來漫長的折磨,但我已經開始過上亡命徒的生活。
當子琪從婚車上下來時,她帶著冷凍的微笑。她好像一朵正在枯萎的夏日雛菊,正在走向盛大的死亡。當車子沖她而來時,我沖上去推開她。我以為我救了她,可她卻在大街上痛罵我。罵我忘恩負義,罵我小人無賴,罵我懦弱卑賤。她就這樣離開了那個男人。一段豐盛的婚姻生活宣告結束。
離開三江時,我說我可以帶你走。她笑著問我,去重慶哪個破敗的小屋還是要回鄉下老家?她說子辰我敗了,敗給了自己,我注定不能與你同行。這或許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人生路上,請你保重。

13
不知道是怎樣度過那段時光的,一段不見天日的時光。除了思念就是尋找。在無數個電話和短信之后,她終究還是收回了當初的承諾。我們再次取得聯系。只不過再也不提感情,大多時候,聊生活瑣事。她變成了一個忠實的聆聽者,從來不與我爭論任何話題。話語不多,但能感覺出她帶著微笑。
去青城山的古常道觀為自己求簽。道長說你已過而立之年,開始轉運,但一定要靜心調理,心誠則靈。于是很長一段時日,我都沒有再次外出。每個周末都會走很多路。足跡遍及與子琪一起走過的所有角落。跟她通電話時,也沒有了焦躁和緊張。隱隱感覺,我正在按照道長所安排的路徑接近子琪。
和子琪去重慶周邊的小城散心。這是一場自我較量。再次走在一起,心境與思緒已完全不同往日。我們之間沒有千山萬水的顧慮,也沒有驚心動魄的纏綿,平靜的像兩個陌生的路人,一起探索走出茫茫森林。我們走西政校外破舊的鐵軌路,走老壩子火鍋店,走“歌巢”KTV,將愛起始的每個角落都重走一次。然后我送她回老家。登機前,子琪跟我留言,我們都在逐漸老去,虛幻的事物越來越少,情感沉淀過于厚重,這是無法平衡的顛簸,但生命承受如此之輕,非你我本意。

14
時間像一把刷子。將所有的骯臟全部涂抹。婚禮是在半年之后舉行的,而且是在領取結婚證之后補辦的。地點在重慶財富中心的一家咖啡店的包間。沒有祝福,沒有喝彩,沒有紅地毯和追光燈。沒有婚紗,沒有戒指,更沒有諾言。蠟燭,玫瑰,紅酒。曾經在我筆下小說里出現的境況,出現了真正的現實版。我們相擁,我們激吻,我們融合。當醉意不再控制思緒,當身體不再拒絕交融,愛情像在墳墓里忽然亮起的燈光。微弱且搖曳,只是一直都不曾熄滅。
我在夢境中畫畫。一副顏色淺顯的素描。有低矮的木房,高大的山丘,稠密的樹林,悠揚的鳥叫。我要以這樣的方式告別肉體,告別愛情,告別靈魂。我攜著她的手,走在空蕩荒野。當黑暗迷失雙眼時,我抱著她繼續行走。我帶她進入的是一座我早已打造好的墳墓。我們將在這里變成一種陳舊卻永遠存在的風景。再也沒有人能夠將我們分開。我們的愛情留給祭奠。每個對愛情絕望的人的祭奠。

后記:
整理辦公電腦。看到來重慶開始新的工作時,寫的那個關于陳子琪的長篇小說,當時給它起名叫《愛情亡命徒》。現在想來,竟有些忍俊不禁。
2012年11月20日停止了這部小說的寫作。毫無征兆的忽然停下來了。整個2013年的文字很少。除了幾篇心情碎語,幾乎沒寫任何故事。當翻開之前寫的這個故事脈絡時,竟衍生出許多情緒。
已經是2014年的4月份。從寫這個故事至今,一晃兩年時光過去了。當把這些零散的文字聚集在一起時,已經有11萬字了。這些文字有一部分登載博客,但剩下有很大一部分則保留在電腦。其中,新浪博客共發了23篇,其中15篇被推薦至博客首頁。電腦留存尚有25篇,姑且留給自己作為紀念。
跟以往的許多文字一樣,我知道,余留的文字會慢慢淹沒在那堆文字垃圾中,永遠不會走出來,重見陽光。就如那個同樣是10萬余字的《雪江吟》一樣。但我無法確定,這份文字愛好,還要持續多久。但我仿佛又離不開它們。特別是感覺自己日漸變得孤寂且毫無生命價值可言之時,就會重新敲打。
將這篇小說的故事脈絡貼出來,向一段時光告別。希望每個關心關注我的人都能過得更好。

文:青山一泉

 

點擊進入瀏覽更多相關內容>>>

WantFeel影像志』推薦使用Email的方式訂閱,亦可通過Google Reader豆瓣九點有道等RSS工具閱讀

Tips: 關注我們: 新浪微博